關於部落格
  • 275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二次職涯諮商

今天我去做了職涯諮商的性向測驗 已經是第二次了 上一次是半年前 4月的時候 ↓上一次測的時候寫的網誌 在這 測完之後小姐很好心地還順便印了上一次的 想要讓我和老師可以比較我的變化 我一看到新的結果嚇了一跳 我變得好糟 我知道現在的我比半年前的我糟 但是看見測驗明確描述出來的結果 還是覺得難過跟驚訝 上面的每一格分數全部都降低了 真的全部 最可怕的是我持續性從3降到1 行動性從6降到了3 我好失望 在等待跟老師一對一諮商的時候 我先寫下了這半年來我發生了什麼重大的事情 待會諮商的時候可以告訴老師 我很幸運地這次也是分到跟上次一樣的藍老師 輪到我了 一進去就看見藍老師坐在那 雖然我只見過她一次 但她和我半年前留下的印象一樣沒什麼變 老師先看了一下我兩次的結果 我跟她說了我這半年來發生了什麼事 很誠實的 毫無偽裝的 從來沒有跟這裡的任何人說過的 1.實習 我暑假去實習兩個月 我找到班上最好的實習機會 是大公司的設計部門 公司裡的人都很優秀 其他很多同學不找外面的 直接找學校老師的案子混過 一個星期只要出現一次而已 還是保有他們的暑假 我一開始被分配到一個展覽系列作品的案子 可是那個案子在我加入之前概念就已經定了 所以我不太能夠發揮 覺得這個案子沒有我也沒有差 如果是以前的那個我 應該會盡力爭取去參與其他的案子 很積極想要多學一點經驗多參與一點 可是大概過了兩個星期之後 我覺得好累好煩好想要放假 在實習之前我覺得自己努力了一兩年都沒有停下來過 我好羨慕在學校實習的同學 我好想放假 於是我變得消極 只是做公司的人要我做的事情 也不會主動去爭取其他參與的機會 同時漸漸覺得自己在很多方面的能力上很差 不是大家眼裡看見那麼好的樣子 2.專題 我的畢業專題是做捷安特的自行車 是以前跟班上一個K同學參加比賽得獎的作品 上學期末被捷安特看上 約我們去台中談有想要發展的意思 那時我已經有實習了K同學還沒有 所以就幫K同學爭取暑假在捷安特實習的機會 接著爭取變成專題 但是專題分組已經在捷安特上門前幾週發生了 K同學早已經跟她女友一組了 後來協調之後變成我們三個人一組一起做捷安特 但是暑假的時候K同學他們又跟我拆組了 變成我一個人 但我不願意放棄捷安特這個機會 就打算自己一個人進行 K同學雖然企圖想要做兩個專題 檯面上跟女友做一個題目 私底下跟我一起做捷安特 但我明白知道 以我對K同學的能力跟個性認識來說 這是不可能的 最後一定還是我一個人 所以也回絕他了 我從暑假最後一次七月中跟捷安特最後一次連絡 那時交代好專題變成我一個人做 之後我就完全沒有再跟他們聯絡了 漸漸我覺得自己的能力其實根本沒有辦法負荷這個 我什麼都沒做不斷拖延跟逃避 心理壓力卻始終很大 我很怕自己現在這個樣子 我很怕自己來不及 我很怕自己搞砸了 我很怕很多看好我的眼光對我失望 9月底第一次PP發表 我第12名 我很失望可是我知道自己做得很糟 而且我知道能有第12名可能有很多是老師們給我的印象分數和捷安特 他們可能記得以前那個很好很積極的我 3.設計菁英出國培訓計畫 是個教育部的計畫 工業設計類全國大學生和研究生可以報名 初選30個參加培訓營 那時候我本來以為自己不夠好不行的 但還是盡力拼了命完成了作品集交去 沒想到初選第7名 參加複審培訓營的時候 每次都要用英文發表 我英文是裡面最差的 表達上很吃虧 然後我中途半途而廢決心不夠沒有好好盡力 複審我掉到了第27名 4.國際設計獎 在上次諮商之後 我聽老師的意見 參加設計競賽都只挑大型、具有公信力的比賽 然後只專心做一兩個作品就好 入圍之後在暑假決賽 拿到了國內的兩個大獎 和一個國際前三大設計競賽的獎 我的價值觀也開始發生了變異 我不想再參加小型的競賽了 也不像以前那樣積極參加比賽了 從暑假前夕到現在 已經四五個月了我完全沒有新作品 5.交換學生 我們班有個同學大三交換學生去西班牙的學校 那個同學我以前不太注意他 我們系上的交換學生沒什麼門檻 只要你家有錢負得起生活費就可以去 也不用競爭 因為很少人家裡負擔得起而且又想去 那個同學暑假回來了 英文變得很好 而且舉手投足都充滿了自信 專題跟大我們一屆也是去過西班牙交換學生的延畢學長一組 做得很出色 第一次發表是第1名 我覺得我在這裡努力了一年多 人家去國外一年就翻身比我好了 心理就有這種比較和不甘心的心態 甚至是嫉妒 6.推甄 這幾天就要研究所推甄了 我很想念台科 很多看過我作品集的研究所學長姐(台科雲科交大都有) 和實習公司以前從台科畢業的設計師 還有幾個系上的教授 大家都說我沒出什麼意外的話 一定穩上台科 教授的推薦函也把我寫得極其出色 可是在我做作品集的時候 我盡是看見自己充滿了各方面的能力不足 我覺得自己根本沒有他們以為的那麼好 大家看見的是我曾經參加很多比賽 得過很多獎 甚至是國際大獎也在大三拿到 在台灣同屆的裡面最出色的得獎紀錄 但是這些作品都是半年之前的那個我做的 大家記得的是我擁有很多不錯的作品 而且很積極拼命勇於競爭總是想要更好更好更好 但是這是半年之前的那個我 我還是在這裡的人面前 擺出一附自信的樣子 做不好的專題便裝成不在意的樣子 掩飾沒自信的自己和壓力跟害怕 藍老師聽完之後 跟我比對前後兩次的測驗結果 跟我說了很多 你很出色 從之前到現在都是 這半年來你遇到了很多挫折和壓力讓你變成這樣 這只是一時的 范承宗 醒醒吧 不要讓這個情況持續太久 會變成習慣 習慣接著會變成個性的 醒醒吧 你還是擁有企圖心 只是你沒有行動力去做了 你要找回半年前的那個你 專題做腳踏車要一個人做太難了 有時候三個人都未必做得好 別人的專題只是學校裡的作業 做不好不會怎麼樣 你的是捷安特 你做不好大家會對你更失望 而且你在業界的名聲可能會因此被弄臭 他們可能會說:那個范承宗還說要自己一個人做結果做得爛死了 對你的印象很差 你前面那麼努力建立起的出色印象 這個是個很危險的污點 有沒有可能去說服你的組員回來跟你一組? 或是找誰加入你一起分攤? 畢業專題要一個人承擔這麼大的壓力和工作量很難過的 (我跟老師說要他們回來已經不可能了,因為已經開始快兩個月了) 專題一定讓你很痛苦吧 老師建議你 與其一直痛苦下去又做不好 不如放棄它 跟捷安特道歉 誠實跟他們說自己能力不足沒辦法一個人負荷這個專題 也許還會留下好印象 你只有一個人 你大四而已 這只是畢業專題 你可以不用背下那麼龐大的事情的 這個事情會影響你的全部 沒有它你還有很多地方可以去發揮 你可以不用有太大壓力地學英文培養英文的興趣 你可以好好再做幾個作品去比賽去拿獎 組員要拆組其實也不是你能去改變的 但你要好好處理這件事情 除此之外老師對你的專題也想不到其他可以幫助的建議了 (老師這麼說我真的萌生了放棄的意思,  可是我有很多顧慮,捷安特那邊還好,我覺得他們可以接受,  可是專題都已經開始了,緊接而來是第二次發表,  我害怕的是指導老師的看法,還有不做捷安特我要做什麼還是未知,  還有老師同學們的眼光。) 你的情緒安定性從以前6降到現在3 從你剛才講的時候我知道你現在情緒還是很激動 我知道你這些日子一定受了很多委屈 一定很不好過 (聽到老師說「我知道你這些日子一定受了很多委屈」的時候  如果我比較不ㄍㄧㄥ的話我真的就會直接哭出來了,  但我不在人前掉淚的所以還是ㄍㄧㄥ住。  這些日子從來沒有人完全知道我今天說的這些,  也沒有人知道我逞強偽裝出的表面下,  其實我很難過害怕沒自信,一直活在壓力之下,  聽到老師這麼說,我剎那真的軟化了,  終於有人知道了) 你真的很出色 你看 你可以去大公司的設計部門實習 你可以通過菁英計畫的初審 你可以接觸到捷安特這個機會 你可以在大三就拿國際獎 因為你很出色 所以你才可以經歷這些別人根本沒機會經歷的事情 這些事情給你造成壓力了 給你帶來挫折了 但是挫折不是來打擊你讓你變糟的 是來讓你變得更好的 你可以遇到這些別人沒機會遇到的挫折跟壓力 你有機會從這些事情裡變得更好 這些是別人遇不到的 你現在要好好推甄 我覺得你比別人更有很多機會推上你理想的台科 (我說:系上的教授們推薦函都把我寫得很誇張好,  好到讓我覺得自己根本沒有那麼好,也沒有辦法那麼好。) 這很好呀 多少人希望教授把他們寫得很好 教授都會幫他們寫得這麼好甚至不幫他們寫 教授們願意幫你把推薦函寫得那麼好 代表他們認為你真的比其他人還要好 也許教授寫了100分 你可能做不到100分那麼好 你起碼努力去做到教授寫的80分90分 醒醒吧 趕快找回以前的那個你 現在這個低潮只是一時的 答應我你會度過的 (我眼神低垂) 看著我 你會渡過的 你會找回以前的那個你 因為那個就是你 (我說:可是我不知道要怎麼做) 就變回以前的你 以前的你是怎樣子的你自己也清楚 (我說:所以我在做決定和做事情的時候,  就去想如果是那個時候的我會怎麼做嗎?) 你看 你很聰明 你知道要怎麼做 你真的要趕快醒醒 看著我 答應我你可以做到 (好,我可以做到) 時間差不多了後面還有排其他同學 有任何問題可以MAIL給我 你先好好準備推甄 推甄上了要跟我說 跟老師告別之後 我騎著腳踏車還不想回家 在學校裡繞呀繞的 腦中充滿了許多事情和思緒 醒醒吧過去的那個我 那個充滿自信甚至有點傲氣 具有野心、積極、努力、不服輸、勇於挑戰和面對競爭的我 醒醒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